那一次我笑了

  • 浏览:3591
  • 作者:段依荷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读到这里,你肯定猜到了,我们会去哪里吧!

对,就是西岭雪山。我们家和二姨家一起去西岭雪山玩雪。

出门之前我们把羽绒服、雪地靴、手套、围巾、帽子……全部都准备齐了,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了酒店。

下午,天上就落下了几片晶莹剔透的小雪花,仿佛是天上的仙女坠落在人间。我赶忙跑下楼,这时雪已下得很大了。作为一个南方人,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无论在多寒冷的天气里,也都只会下几片小雪花。时间还很短,怎么也达不到这种程度。

过不了多久,车子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雪,晚上温度突然下降,这时已经是鹅毛大雪了。我穿好衣服,跑下楼去。用车子上的雪,堆了一个小雪人,圆圆的脑袋上安两个大眼睛,可爱极了!首先,我戴上手套把雪累积起来,再用手搓圆,搭在车盖上。我拿来两块小石头安在脑袋上,用两根树枝为它装上了手臂。最后再用手指给画了一个嘴巴,过了几分钟就大功告成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像一只只小企鹅一样左摇右摆的下楼了。到处白茫茫的一片,车子是白色的,树上、山上全是白雪。这时的雪,毛茸茸的,在树丫中间像一朵小棉花,用手一碰就化了。过不了多久,我们便来到了山顶,山顶全是白雪。远看,像为山顶戴了一顶雪白的帽子。近看,像一个毛茸茸的毛毯,铺在在地上。一脚踩上去软软的,大概有一厘米厚。这就可以表明一件事,可以开始打雪仗了。我躲在一个地方,做着雪球,一个、两个………终于做完了。妈妈也躲在雪地里,用我做的雪人上的雪去攻击哥哥。爸爸一手一个雪球向二姨父攻击,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大姨当起了指挥员,一边指向爸爸说:“快打,快打“一边把雪球扔向我。

我加入了战斗当中,我的攻击目标是二姨,我拿着做好的雪球投向对方,只听见几声啪—啪—,我击中了二姨的脊背。她只好举手投降,认输了。我咬着嘴唇,眉头皱在了一块。用手拿着雪球抡了一圈,射向了二姨。看到二姨投降,我心里仿佛百花盛开,美滋滋的。

我们的笑声,随着风越飘越远。我们又坐索道下了山,开着车回到了家。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edad916e4eec.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