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教诲

  • 浏览:3628

夕阳西坠,晚霞已布满天空,整个天际一片通红。

那水汪汪的田埂上——父亲扛着犁走在前面,我牵着大水牛跟在后面。父亲的步子矫健、平稳,且有节奏;我牵着水牛,哼着小调儿,欣赏着晚霞在天边编织的变幻离奇的图画;水牛边走边贪婪地啃着路边嫩绿的青草,间或发出几声劳累后那欢快的“哞哞”的叫声。忽然走在前面的父亲“哎哟”了一声,并跷起了一只脚。我一惊,忙跑过去。父亲跷起的脚上扎着一块玻璃瓶碴儿,看上去扎得很深。我忙蹲下,把瓶碴儿慢慢拔了出来,一股殷红的血随着瓶碴儿也流了出来。我愤愤地骂了一句:“这该死的瓶碴儿!”随手一扔,瓶碴儿“嗖”地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后“叭嗒”一声掉进了田里,水面激起几道波痕,随后便平静了。

我站起身来准备扶父亲回去,不料父亲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了我一下,放下犁,转过身,走进水田里,弯下腰,伸出双手,在水里慢慢地摸着,摸得很认真,很小心。我迷惑而担心地问:“爸,您在摸什么呀?您的伤口会发炎的。”父亲没有应,仍在摸着。我困惑不解,站在田埂上呆呆地看着。大水牛这时也停止了吃草,望着父亲,大概也是对主人这种异常的举动感到不解吧!过了一会儿,父亲的双手慢慢从水里抽了出来,捧着一把稀泥,顿了顿,在水中洗了洗。这时,我看清了,父亲的手里捧着的是一块玻璃瓶碴儿,这不正是我刚才扔掉的那块吗?!父亲直起腰,慢慢挪着步了上了田埂。刹那间,我的脸窘得发烫。父亲脸色凝重,小心翼翼地把瓶碴儿放入了上衣口袋,用手轻轻按了按,然后扛起了犁。

太阳平了山顶了,投向远方的影子已变得模糊不清。田埂上,仍走着父亲、我、大水牛。大水牛“嗒嗒”的蹄声敲击着我的心。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e549ffd5747a.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