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伞

  • 浏览:1803
  • 作者:避及

讨厌绵长的雨季。那仿佛永远也落不尽的雨,黏稠,灰暗,用一种厚重而感伤的色彩来包裹世界。像一支唱不下去的调子,时断,时续,却依依哑哑地永不停歇。

这样的日子!树叶儿经雨水的冲洗,不复鲜明,花儿单薄的颜色,透过一重重雨幕看过去,也像被晕开似的,苍白无力。然而,这是为伞搭建的舞台了。天地之间,突然长出了许多五颜六色的花朵,开在银灰的背景上,鲜艳明亮。

雨季应是伞季吧。站在城市的高楼上望下去,第一次觉得灰色的水泥森林中,能看出一种灼灼其华的美来。美丽的伞顶随着人流的涌动而变换着色彩搭配。你尽可去猜测伞下的脸儿与心情。一把可爱的桃红色小花伞,比周围的伞花儿开得更低一些,应该是一位可爱的小女孩儿吧!有着桃红色的唇,粉红色的脸,带着玫瑰红的心情。旁边的伞,是青黑色的,稍稍倾向那把桃红色小伞,那位应该是小女孩的父亲吧!我想。成熟的青黑色男人,内心涌动着爱与暖,黑伞微微右倾,两伞的交际处,应该是大小手紧紧相连。宠溺与信任,这两只手握住的,是多么美丽的情感。不远处,有两把花伞停住了,一把灰格子,一把深绿的条纹。这是两把饱经风霜的伞,伞下的人,也应是满头银丝的老夫妇了。如同这两把伞承压过的雨水的重量,生活的沉淀使他们更从容,更懂得珍视如雨丝般来去无踪的幸福感。他们优雅地站在一边,是在为匆忙赶路的年轻人让路吧!这种能给予,能等待的美丽是多么可贵呀。我仿佛透过伞面看见两位老人对视而笑的温馨画面。突然,一朵特别的伞花飘入了我的眼帘。那是一把半透明的伞,伞下应该是一位少女,活泼,天真,有一双澄澈的眼睛。还没有细细看清,那朵半透明的白花又转瞬飘走……

短短几分钟,从我眼前流走了多少故事与风景,又去装饰了另一双眼底的风景。短暂的美,却往往长久的占据心灵。不禁回想,我曾经也是否在无边的雨中撑一把伞,闯进无心或有意者的记忆之中呢?

记得以前父亲在家时,每次下雨,他都会递给我一把红伞,我讨厌红伞,却不能抗拒那种沉默的威严,心里有一种被强行压制下的抵触感。今天在高楼上看伞,才觉得父亲的用心良苦。那伞的潮流,往往是深沉的冷色,偶尔挤进一朵鲜红或橘黄,便十分显眼明艳。当年父亲站在校门外,透过铁门的雕花镂纹看着小学生们打着各样的雨伞,从斜坡上涌下来。在其它孩子举着的家中的老式黑布伞中,唯有那把红红的伞,像一张温暖的船帆,载着他的女儿,渡过风雨,来到他的眼前。父亲不知道,当他的女儿来到更大城市,能看到更多的花色伞,那抹单一的红色,只能在偏僻的村镇成为稀罕的色彩。我打着红伞走在路上,不久便湮没在如织的人流中了。但父亲那份希望我不落平凡的祝福却成为我永远的动力。

短短几年,我走了许多自己不曾料想过的路,对于过往,也只适合存放在怀想中了。唯有黏稠缠人的雨丝,不住落在心田,串起一朵朵小伞花似的,零散却特征鲜明的记忆……

上班上学的高峰期过去了,街道上的伞花开始稀落,两朵,一朵,之后竟是一段长时间的冷寂,却在这时有“哒哒”的脚步声近了,哦,是一对情侣,是一对忘了带伞的情侣。男孩脱下了他的大衣,罩在女孩头上,女孩也伸出一只手,好像要去接那快落到男孩额上的雨丝。不,他们是撑着伞呢。两人依偎着,甜甜地对笑,这是最美的一把伞,柔情与关怀作了伞面,依赖与理解作了伞柄。他们是多么希望快些找到避雨的地方呀,不然对方会感冒的,他们又是多想慢慢的走,让这雨中的同行永不结束,哪有比雨更浪漫的花田呢?一切的揣测都在一分钟内过去了,他们拐过了街角,却成为陌路人心中的永恒,如果今后的日子他们都懂得这样携手并肩为对方做伞又怎会有花不好月不圆的缺憾呢?这无边丝雨便是我无尽的祝福。

终于只剩下我了,仿佛一柄晚行的伞。然而我懂得感谢,在孤寂独行中,我有值得珍视的伞下的温暖。

雨季再烦冗,再枯燥都会过去的,雨过天晴,收起的伞上那残留的雨珠,是生命里不忍割舍的一世珍存。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d257181f5ca4.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