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纹的尽头

  • 浏览:3829

轻抚手掌上的生命线,竟不自然地想或许80岁的我就会离去吧,掌纹的尽头究竟又会怎么样呢?

关于生死,诗词歌赋犹如恒河沙砾:"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而今日又读到陶渊明的《挽歌诗》:"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昨暮同为人,今旦在鬼录。魂气散何之,枯形寄空木。娇儿索父啼,良友抚我哭。得失不复知,是非安能觉。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这首诗是陶渊明在大病之时以为自己与世长辞是写下的;在掌纹的尽头,陶潜想到的是什么?是能否名流千史?是荣华富贵?是名利官场?都不是;他,直说"有生必有死",不曾埋怨上天的不公夺走他的生命;他,只说"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并不曾恐惧死后自己仅是这人间的一个过客;他,只叹"饮酒不得足",在生命的尽头,他还惦记那壶醇酒……

读罢此诗,蓦地一惊,这怎会是挽歌诗,全诗淡而有味,仿佛沉淀人生种种,徒飘一袭酒香。你瞧,那格调低而安静得如同归根落叶;那气氛亦无呼天抢地的悲凉而只有一股感慨。最让我动容的事最后两句"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境界呢?他的旷达、他的自然、他的至尊,问世间还有几人学到几分?

总觉得人生如同一个搅拌器,年轻活力时将各种色彩搅拌出青春之图,渐渐地,在阅历中,在时间的冲击下,棱角与能量一一消退,搅拌器不动了,年轻的东西一一沉淀,双眼仿佛又能看见一个纯自然的色彩,名字叫人生……心想,陶渊明必定早已看透了吧,不然怎那么至真至性?

"有生必有死",既然如此,何必恐惧红尘滚滚,何必逃避坎坷羁绊?

在掌纹的尽头,你能否过滤一切浮躁?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c823fa05f085.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