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也是我的舞台

  • 浏览:3371
  • 作者:陈琬纯

当你在考场奋笔疾书时,门口总有个人在为你焦急地等待。那人不会是别人,一定是生你养你的母亲。

我素来与母亲不合。父亲常年出差,母亲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啰嗦自然少不了。

“你快回来,作业还没写完!都读中学的人了,怎么只想着玩呢?”

“你瞧瞧,你瞧瞧,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又丢三落四的……你这毛病怎么老改不了呢?”

电话那头总是千篇一律的催促,一见面少不了咄咄逼人的责问。丢下同伴,我常常火急火燎地飞奔回家,唯恐母亲生气,未等进门便大吼:“老妈,我回来了!”迎接我的,鲜有夸奖,多是怨言。这就是母女俩的相处模式,这就是屋檐下的家常便饭。

不巧,今天家里竟然没人,桌上留有一张纸条:“我去体检,饭在微波炉。”——切!这么急着催我回来,还以为有热气腾腾的丰盛晚餐?我心里顿时不爽,随便扒了几口饭,顺势倒在沙发上,习惯性地等人收拾碗筷。

咦——今天家里竟然没人!?我笨手笨脚地把碗筷垒起来。唉,我真是笨手笨脚啊。一个花瓶不小心被我碰倒,花瓶碎得满地都是,瓶中的富贵竹也散落得一片狼藉。沾了水的叶子粘粘的,湿哒哒地贴在地上,富贵竹茂密的枝叶许多都皱巴巴的,不堪入目,凄冷的月色从窗棂下洒下来,照见我这一屋子的凌乱和凄凉……真麻烦!老妈啊老妈,你干点啥不好啊?早瞧着碍事了,哪有像你这样把花养在餐桌边?你这是要让花吃饭,还是让花看人吃饭啊?心中的火气蹭蹭往上蹿,我哪有闲功夫收拾这玩意儿,从破碎不堪的花瓶上直接跨过,房门一关,写作业去了。

翌日清晨,我仿佛还在梦里,最先嗅到的竟是一股久违的芬香!猛地睁眼,见妈妈正蹑手蹑脚的在我床头摆弄什么。昨日火气仍在,我喊了一声:“妈,一大早你干啥啊!?"妈妈转过身,一边搓了搓手,一边内疚地说"吵醒你啦?对不起啊……"透过明媚的晨光,我看见书桌旁多了一个精巧的新花瓶,几枝富贵竹被娇嫩的叶子映衬得青翠玉滴,细长的叶片儿向外微卷着,娇嫩的富贵竹好像一棵树苗,又似一个伸着懒腰的孩子。新瓶里的富贵竹挺拔笔直,枝干光滑,如雨后春笋般鲜活。有白底蓝边儿的新瓶小心翼翼的呵护,富贵竹一定会欣喜若狂地一节一节拔高——可这不正是昨天那……的富贵竹吗?

“昨晚回家来,宝贝你早已睡着了。见富贵竹倒散在厨房地下,就换个瓶放你房间了。”老妈擦了擦花瓶,又抚了抚富贵竹的茎叶。“这都养几年了,听一位高人说,养富贵竹你的学习就会进步,如今你和富贵竹都长高了不少呢……”说到这儿,母亲笑了,憔悴的脸上浮现出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笑意和欣慰。此刻的母亲,她是多么的恬静和温柔啊!刹那间,我心中先前积聚的不满和愤怒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是深沉的感动和内疚:我一直漠视的小植物,原来是母亲朝夕相伴,并每天浇灌的心愿和希望;而她的女儿我竟从未正眼打量过它,更不要说细心地给它浇过一次水。

富贵竹啊富贵竹,知道你为何生长得这么好吗?是母亲数年如一日的精心照料啊!

岂只是富贵竹?我不也是如此吗?因为怕耽误影响我学习,母亲每天一个人把所有家务全包全揽,任劳任怨地买菜做饭,洗衣清扫。因为怕我与同学瞎逛闲聊,回家太晚,母亲多少次下班后假装与我偶遇,陪我一起回家……

人生难免风雨,幸好有母亲一路相伴。生活其实平凡,可就是这庸常的生活,也正是我人生的舞台。没有母亲每天的细心呵护和浇灌,哪会有富贵竹的繁茂和丰盈?没有母亲幕后默默的关注和鼓掌,哪会有女儿今天的茁长和精彩?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c192210dad81.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