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她那能揉出爱意的目光

  • 浏览:4465

幡然醒悟实在看了龙应台的《目光》之后。

身为人母的她用平淡却又温暖的笔调简单描绘了孩子的成长过程,全文过后,却又弥漫着寂寥。孩子渐渐长大,从小与她的亲密无间也慢慢转化成她默默地原地等候。孩子在用背影告诉她"不必追"的同时,也错过她那能揉出爱意的目光。

同样为人母的她必然也是如此,可我竟错过了许多年,单单记住了她的哆嗦,无理取闹与长舌。

在我看来,她一直是一个典型封建社会下的市侩妇人。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商贩讨价还价,言辞激烈切声音响亮。面对此一向不屑以鼻的我往往会走到稍远处,很无奈地望向他处,万般期盼这场折磨赶快结束。事后,她便会像小孩子一兴高采烈地说:"看,多便宜啊,我砍掉了十块钱呢?"然后就会因我莫名其妙的冷漠而不再说话。

她喜欢说人长短,而我又极其厌恶于此。常常想不通同学们为什么会说她温婉,笑起来很美。我大致把这一结论归纳于她有一头飘逸而乌黑的头发。家里似乎没有人能与她有共同语言,父亲成天在外边忙,我和弟弟又有着彼此的小秘密与学校生活的精彩,而她则整天待在家中,按时定点地为我们做饭,洗衣。她津津乐道的八卦往往得到的只有不屑或敷衍,而我们的话题她也因插不上嘴而惶惶不安。

"烦死啦",这是我给她打电话的最常说的一句话,"你要多穿一点,怎么又感冒了呀?有没有按时吃饭?""没有,就是今天有事,所以没来得及吃饭。"我辩解道。她的声音便会气急败坏:"什么叫来不及啊?一定要按时吃饭,这样对身体才好……"她真是啰嗦透了。

可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了她。她似乎苍老了许多。我忘了她是家庭主妇,所以接触面窄;我忘了她没读过书,所以会不安,所以会没有安全感;我忘了在小学的她总会站在门口看着我走;我忘了深夜里她着我去医院而焦急的汗珠……我忘了这么多,可她还一遍遍提醒我要穿衣,要吃饭,要好好照顾自己。

转眼间。我便错过了发现她爱的时机,将她遗失在时光中。

可我又庆幸,我虽错过她伫立原地的等待,错过她凝结与匆匆时光的温婉目光,却终究没有错过认识她的爱,错过补救的机会。 "东隅以逝,桑榆非晚",而我,将不再错过。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b5682ce96b84.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