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理解了

  • 浏览:1800
  • 作者:学霸

丹桂飘香于金秋十月,阳光闪烁在青春年华。迎面微风轻盈地舞动,悠悠地荡起一阵记忆的水花。

总忆起阳光斑斑驳驳从叶隙挤入教室的悠闲日子里,长久不变的是她大声讲课,用尺子敲讲台的声音。板书常是挤入课间,她的拖堂占课是少数几件在那时不愉快的事件之一。

她喜欢拖堂是出了名的。每当数学的下课铃声响起,总能听到她拖长了音调“不下课,这里是重点,注意看……”。然后用黄色尺子敲出声响,呼唤无精打采的同学们,白净的脸色严肃又焦急。往往等她离开,下节课就该开始了。

鉴于她那不讨喜的行为,我们几个小伙伴每次都表现得很不满,没法理解她,有人逐条列了清单,声讨她,批评她,还把她的珍爱的大黄尺子用黑笔涂满乱七八糟的图案。

我又一次看见她不合时宜站在教室。她会很生气的,我默念,却看见她的脸上似乎是无奈而不是愤怒的表情。我有点心虚又有点疑惑地低下了头,难以相信,心砰砰地跳动。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大家的不满一点一滴积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出现。

她又一次手持学案突兀地出现在教室外时,四十五双眼睛聚焦在她身上,大家满腔怒火,七嘴八舌地讨要说法。

教室如同爆发的火山,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喊叫,有人沉着脸一言不发,有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有拍案而起的,有冲她大叫的,更多的是不满迸发在脸上、议论纷纷、发出嘘声的人。

“无法理解!解释一下为什么,老师?”一个女生叫到。

她定定地看着班上的闹腾。良久,她才轻声回答:“我并没有伤害你们……你们迄今为止获得的荣誉,不也有我的功劳吗?”我突然看到她眼角的晶莹。

班里渐渐静默。我目不转睛,细细地打量她:眼眶何时多了一圈深色?她是不是瘦了些?上一次这么看她,是什么时候?

我低头不语。我这才想起她的种种好:给我们以成绩,以夸奖的是她;碰到疑难问题帮助我们解决的,是她;伏在案前,总是拿着作业与试卷批改备课的,也是她。我们不满着,但难道受了委屈的只有我们吗?摘下成果后得意地笑,却忘了给予树的感谢乎?羞愧、自责、内疚……压抑不住地没过心头。我庆幸于有她。

窗外阳光温暖依旧。我理解了—当一个人对你严厉时,她或他,也可能是为你好的那个人!永远不要盯着别人的不好,应该多想想别人的付出,那人的好吧!

我的心头泛起波澜。我理解了那尺子敲出的声响—那一刻,在明媚的阳光下!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b000ba8ca90c.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