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

  • 浏览:9250
  • 作者:钱昕羽

又是周末了,与奶奶一起去敬老院看太奶奶,我寒暄了几句便退了出来,独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看书。

不知坐了多久,隔着门上的玻璃看到奶奶起身了,大概是要走了吧。太奶奶执意要送送奶奶。

奶奶小心翼翼地扶着太奶奶,我在一旁扶着奶奶。走过一堵颓圮的老墙,肥厚的爬山虎攀援而上,像是网住了整个旧时光,空气中弥漫着古老的旋律,沉默着的,仿佛是这个世界。良久,太奶奶晦涩无光的眼中闪过一抹晶莹,一滴泪珠顺着她干涩松弛的面庞滑落,却并未滴下——它许是被脸上的某个毛孔吸收,滋润了这被离别悲伤笼罩的、干涸的心田,奶奶也拭了拭眼角:“妈,我们走了,下次再来……”“哎……”苍老的声音里是掩不住的惆怅与悲伤。

“太奶奶再见”。我和奶奶上了汽车。车缓缓发动,无意间在后视镜中瞥见了太奶奶,这一瞥,却让我久久不能平静。她佝偻着腰,拄着黄杨木拐杖,似乎是为了看清我们一些,还将身子往前探了探,银白色的头发已被风吹得凌乱不堪。我的心没来由得一紧,鼻子发酸,几乎要落下泪来。

送别,原来是有人在身后守望。

为了深造美术,暑假不得不去杭州进行专业集训。到了画室门口,母亲停下了。“羽羽,你一直都没离开过家,这次要两个月见不着我呢,身体不舒服什么的一定要告诉老师,晚上不要总是熬夜,不然第二天会没精神……”说着说着,母亲眼里竟噙满了泪。

一向刚强好胜的母亲,从不曾流泪的母亲,处变不惊的母亲,却为她不十分出色的女儿,落下了泪。我冲她笑着:“妈,你放心,不就两个月嘛,我肯定能好好过去。”我仰起头,生怕下一秒泪水就会夺眶而出。心里明明舍不得,明明想哭,可我却不能哭。因为无论如何,都不想让我最爱的人为我担忧和难过啊,最最在意的人就是你,最最崇拜的人就是你,最最喜欢的人就是你啊,母亲!

风吹过夏天,哗啦啦地洒落一地的光斑,头上是亘古不变的蓝色白云,还有那笼罩着我的、如阳光般温暖的深深惦念。

送别,流泪是因为爱与担忧;送别,无泪是因为爱与隐忍。

看着母亲开车远去,直到变成一个小黑点,直到再也看不见。

身旁,夏花正烂漫鲜妍。隐隐的清香,那是送别的味道,是浸满爱的味道。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6f2871aeb100.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