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在春阳的梅灵

  • 浏览:1893
  • 作者:蓼缳

梅灵笑着告别了春阳,这时白色的花瓣带有了些许红色。她,终是如诗人写的那样零落成泥,春风吹来,一种浓厚的梅香弥漫在天地之间渲染了春天。——题记

花嘲

在夏日炎炎,花草树木经过春天的生长在夏日则更加茂盛夺目。万物皆有灵,众花灵享受着暖人的阳光与微风的照拂的同时。角落旁,一棵光秃秃的弱小的梅树正孤零零的看着这一切。她渴望啊,她也想被那暖人的日光照在花瓣上,也想被那轻微柔和的风吹一吹花蕊。尤其是春天的阳光充满了生命力,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众花灵看着弱不禁风的她都哄堂大笑,取笑她长得如此丑陋不堪。倾城的牡丹、仪态大方的荷花都不禁捂面取笑她;“呀,这是什么?长得如此丑陋,实在难以登上大雅之堂嘛。我要是你啊,就应该化尘土被风吹散,那才没那么丢人呢!”众花灵跟着笑了起来,那笑声无疑是一把吧刀刃插入了梅灵的心,但她却不恼。她有了一个梦想就是挺过寒冬,以最美的姿态去邂逅那温暖的春阳。哪怕,哪怕一瞬间也是值得的,”

忍冬

秋风卷入珠帘,已然凉意袭人。夏日里争奇斗艳的花灵们,大都没了踪迹躲了起来·。倾城的牡丹和高洁的荷花也不例外。谁愿意,在那冷冽的寒风中让自己娇嫩的花叶受伤呢。除了她,那在夏日里痴傻的梅灵仍然傻乎乎的独自立于冷风中。冷冽的风,不留情面地压迫着她。让她不禁瑟瑟发抖,她自问道;“值得吗?后悔吗?春阳真的那么重要?”

冷酷无情的冬天还是来了,冬天啊,有一个爱好就是折磨人,冷冽的风比秋天的时候更加刺骨,它似一把锋利的匕首一道一道的刮开梅灵的肌肤,好不容易绽开的花瓣隐隐动摇。颤动了片刻,停止了。梅树依然立在那里,梅灵心中无数次的想着同一个问题:“梦想真的那么重要?值得吗?”

冬天冷酷而又刻薄,梅灵弱小的树干盖着厚厚的皑皑白雪,沉重的雪压着她枝头上的花骨朵都喘不过气来。她要忍,要绽放。因为,忍过了冬天,春天就回来了。其他花在地底下更是笑她痴傻倔强:“值得吗?”

梅灵一直忍啊忍,风霜不惧,冷风何怕。在被雪覆盖的小花骨朵儿终于绽放了,她是一朵淡雅的白梅。不只是它本来的颜色还是因为被雪压久了也变成了雪的颜色呢?“无论风雪如何压迫,梅灵都挺着身躯傲然地道:“一切都不过去的,只要有了梦想。就不会畏惧困难和挑战。即使开在寒冬腊月,哪怕开在荆棘之中也要坚强不屈。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这便是梦想的力量啊!难道不是吗?”她要让自己的花儿在这寒冬腊月中开到极致淋漓好迎接春天的来临。因为啊,梅灵坚信冬天快结束了,春天不远了。”

“是啊,不远了……”

春临

冬风也渐渐没那么张狂,冬天已然要准备离去。梅灵,凭借着单薄的身子独自熬过了难忍的冬天,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力量推动着她克服万险。只有梅灵知道。

冬去春来,梅灵知道她离凋谢也不久了。但是她很满足。因为这时,一缕暖心的春阳照在她的脸上,春风轻轻拂过。梅花瓣上滴落这几滴水珠,那是梅灵的泪。她终于实现了她的梦想,拥抱了春天!

她感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春阳里梅树枝干的残雪化了,梅花芯直立与梅花瓣中那正是梅灵不屈的象征。白梅的花瓣上,隐隐透出几丝红色。

尾声

梅灵终是以她最后的美的姿态沐浴到了她一直渴望的春阳,春天万花争奇斗艳,而她沐浴着春日的阳光,度过了她最后的时光。她究竟是零落成泥碾作土?不,她只是在暖人的春阳下涅槃了,等待着下一次的美丽归来。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6d3c6539f05e.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