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人令我感伤

  • 浏览:1467
  • 作者:张文倩

帘外雨水绵绵,春意阑珊。薄衣难挡春寒,终是看无尽江山,梦花非花,一晌贪欢,究是流水落花春去,留唱春花何了。

北宋建隆,李煜继位,带着不甘拘束的浪漫诗情做起了本不适于他的皇帝。

有人说,他是“性骄侈,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对他的评价从来都是无赞美加身,但是我却从未如此觉得。他的一生像是天公戏弄,苍茫误了此生,但是他的词却为后人铺开了锦绣华章。在胭脂薄雾中,看到一位深情的自由人。

在李煜即位期间,他爱他的妻子大周后,曾为她谱下千古名篇。他曾邀周后酒后醉舞,谈诗论赋,与她语香闺韵事,讲儿女柔情。周后病重,则衣不解带,日夜相伴。当周后过世后,又将所有的爱都倾注于他的妹妹小周后身上。李煜曾为小周后写下这样一首词:“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又谁知画堂南畔,一人宛如水墨中的人儿,青丝飘飘,拂风而过,闪下倩影灼灼。香袜踏在台阶上发出点点闷响,纵使额上沁出点点轻汗,眼底是遮挡不住的笑意。这朦胧的雾里,花香醉人的夜里,你依偎在我的怀里微颤。此时无言更上胜有语声,只有你我眉间流转脉脉深情,你又娇嗔一句:“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这是李煜词中写出的,很难想象,这首词竟出于一男子之手,将幽会的场景写得隐隐跃动。小周后面前,李煜不再是板起脸来刻意严肃的君王,他不是。他是小周后的丈夫,是她的心上人。他用他独有的深情去专心爱这个女人,用他的词去描绘她的眉,她的眼。

后来,南唐亡国。这对昔日在皇宫里弹琴和诗,点眉间红妆的爱人被俘入汴京。再也没有琉璃瓦下两人相依相偎看宫灯摇曳的潇洒日子。但两人始终有一种莫名的默契,李煜不离,小周后不弃。两人每日过着以泪洗面的囚禁生活,日子虽然艰苦但是谁都没有放弃。

“莫失莫忘,不离不弃。”昔日我陪你在东堂点灯,今日我又与平常百姓一样粗茶淡饭伴你左右。李煜给小周后的,是荣华富贵,只许你的一世繁华,颠沛流离时的相伴相依。在李煜的一生当中,李煜对他的妻子做到了难得的深情。

在痛苦现实的同时,李煜没有忘记他的词,虽然说生活带给他沉重的打击,但是他仍然坚强的用笔记录了在经历沧桑巨变之后,他更为深沉的思想和难忘的爱情经历。

在《临江仙》中他如此写道:“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或许是满目的月色又让李煜想起了逝去的故人,感叹物是人非的沧桑。这被囚禁的日子让他再觉痛苦,才用诗吟一苦曲,吟一无可奈何,吟一寂寞。

“一壶酒,一竿身,快活如侬有几人。”他曾不止一次发出对自由的渴望,“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他愿拈花尝酒,在万顷波中得到真正的解放。他把他的愁,他的怨,他的恨,倾诉一般写在他的词里,让我们现在看来也曾有片刻伤神。他的词从未受到古代诗词惯有思想禁锢,用李煜特殊的经历讲述着他愁苦的内心,这是专属于李煜的寂寞,无奈,伤感。作为一位词人,让今天读来,能够轻叩心扉,直入心弦。是李煜词的成就,是他个人艺术的修养。

又一难冬,带着落梅如雪迷离,拂一身却又还满,在屈辱的尽头,李煜客死他乡。带着他为亡国之君的不明,和作词才华的千载难逢,像短春逝去。我想,他也许不是一个明智的君王,但是他在花满渚,酒满瓯中得到了自由。这是问在哪?就在那令人感伤的樱花尽头,金蝶双飞的词中,他留下了。留下了那夜画堂南畔两人朦胧的目光和现在令我越来有意的字字句句中,留下一生只为一人言的款款深情和横跨千古的动人诗篇。若说一代君王不明是遭后人诟病的罪,倒也莫怪他了。

我说,李煜,无罪。毕竟他还留下了令我抿唇意蕴的词和片刻的感伤。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6ba99c4b3362.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