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风波

  • 浏览:4168

星期五晚上,妈妈带着我到医院里看病。抬头望望黑沉沉的夜空,像一快厚而粗糙的抹布。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几颗可怜的疏星懒洋洋地赖在那里,也许是和我一样被闷得感冒了吧?这一阵子天气糟糕得很,忽冷忽热的,结果我那不争气的身子就生病了,幸好,病得不太严重,无须打针吊针,只要吃几天的药。医生给我开张方子,我和妈妈一起到取药房付钱取药。

由于现在是流感的高峰期,取药的窗前排了一条长长的队子,参差不齐的人们挨着挤着。天气又闷又热,这儿连风扇都没有,大家只好一边擦着额头豆大般的汗珠,一边小声地埋怨,耐下心来静静地等候。好一阵子,终于轮到我了,前面只剩下一个人,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又看看身后焦躁难奈的病人,我一个劲儿地摇头。

就在这时,身后的中年妇女一边喊着:"等太久了,太久了!"一边挤在了我的旁边,进而又推开我前面的那位年轻的阿姨,排在了队伍的最前头——我气得咬牙切齿,这位半身横肉的妇女竟然公然地抢了别人的位置,站在了队伍的最前头,而且还一连越过了两个人的位置,社会秩序何在啊?我刚想出口批评那位可恶至极的女人,没想到排在我前面的阿姨抢先一步骂开了:"阿姨,你这算什么意思,无缘无故地抢在了我的前面,你原本是排第三的,过一会儿就轮到你了。你,你怎么连一分两分钟的时间都不能等呢?大家都是这样等过来的吗?"年轻的阿姨气得满脸通红,一条条青筋在她的额头上暴起,五官被气得挤在了一起,样子可怕极了。可是那位不识抬举的肥胖妇女依然没有被她的气势所震摄,像一座山似的挡在了年轻阿姨的前面,但仍然沉默不语,表情自然,那张枯黄的脸就像故事中的"老巫婆"一样狰狞,世界上哪有脸皮如此厚的人啊?

"阿姨,"年轻的阿姨一字一顿的称呼肥女人:"要是您再这么下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年轻的阿姨阴下脸来,双眼狠狠地瞪着肥女人,一刻都没有转移,像利剑一样横在肥女人的脖子前,连站在旁边的我都有点心寒。"不客气"到底是什么意思?阿姨要把肥女人怎么样?我忐忑不安地揉着衣角,空气好像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纷争冻结了一般。

奇怪的是,肥女人的身子依然一动不动,她好像对阿姨的警告毫不畏惧,双脚紧紧地扎进了水泥地板里。阿姨软硬兼施都拿肥女人没办法,幸好,憋在肚子里的气还不至于爆发,她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向别人求助。她对我说:"小朋友,你也来评评理啊。她不是也抢了你的位置吗?你怎么能忍气吞声呢?"面对阿姨的质问,我一时间无所适从。是就这么算了,还是帮阿姨一起骂那肥女人呢?

我望了望妈妈,想征求她的意见,她向我摇了摇头,我立刻就会意了,我知道自己无谓卷入这场风波中。于是我淡淡地手:"大家少说句吧!"这不是分明要当"和事佬"吗?阿姨见我丝毫没有帮她的意思,于是就转向排在后面的人求助:"你们都来评评理啊,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时,队伍的人都等得不耐烦了,谁都没心思理会事情的孰是孰非,只想赶快付钱取药。有的人大骂,也有人摆手:"大家各让一步,事情不就解决了吗?"还有人说:"你们在那儿争个你死我活是你们的事,怎么能碍着大家的时间呢?"……

就这样,事情争论了好半天都没有结果,刺耳的对骂声在医院里回响着,不绝于耳。从一个妇女的越位再到年轻阿姨的指责,掀起了一场医院风波,在众人的指责声中,只夹杂着无限的厌恶和排斥,在弥漫于空气里的火药味中,只存在着利益和物质上的争执,只是从来没有人会看到,包括那位年轻阿姨,那位越位的妇女,那些等待取药的人们,有一快牌子一直静静地立在了争吵声中,上面写着:"请遵守社会秩序。"

评语:创作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是写作的原则。本文的语言清晰细腻,感情丰富,对生活的观察很到位,小作者善于以景物描写来烘托人物的心情变化,结尾处以"请遵守社会秩序。"一句作结,更带有深刻的讽刺意味。(指导老师:陈坚)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64fb93be4511.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