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孤单的种子开出了花

  • 浏览:3030
  • 作者:肖绮涵

豆大的泪水打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阿朗止不住泪水,躲在那儿,任泪水静静淌下。

雨水打在父亲的那一座冰冷的棺木上,他手里拿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很年轻,笑的很灿烂,穿着一身漂亮的军装。前来追掉的大多是父亲的战友,都在安慰母亲,阿朗似乎被遗忘了。

父亲入土后,阿朗独自一人跑上了山,那座山有父亲的气息,他们一起攀爬,一起露营,现在他在这里长眠。父亲曾告诉过阿朗:“好男儿不能轻易流泪,要为国家洒热血!”父亲做到了,可阿朗仍止不住泪水。那一夜,想要开花的种子,长出了芽。

下山之后,阿朗想了一夜,他不说话,也不睡觉,只想父亲,想父亲说过的话,想父亲做过的事。

自那天起,阿朗不出去玩了,只帮着母亲做事。上学后,阿朗更不爱说话了,每天都在学习,母亲只劝他出去休息。他很孤独,但他又从未感到孤独,因为他知道父亲永远和他在一起,他想和父亲并肩作战,当一位军人。

心中的芽儿慢慢长大,长出枝干。阿朗考上了重点高中……三年后,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阿朗告诉母亲他想当一名空军,母亲征了征,立马露出愤怒的神色:“不准去!你父亲抛下我了,连你也要抛下我吗?你要是敢去,就别认我这个妈!”母亲的声音颤抖着,但阿朗仍不服输的道:“母亲,我想当一名空军,一名军人!”“啪!”一个鲜红的手掌印在阿朗黝黑的脸上。阿朗跑了出去,去了山上。他坐在那儿,月光照着他的背影,晚风吹着草地,沙沙的响。他抬头望着星空,这一次,阿朗没哭,他只想父亲能保佑自己顺利上大学。他回去时,母亲抱着父亲的照片躺在安乐椅上,眼角的泪水还没有干,阿朗给母亲盖上被子,慢慢的拿起照片,看到父亲,阿朗咬了咬牙:“对不起,母亲。”

第二天清晨,阿朗去跟母亲道别,他想走,母亲没有说话。临走时,他回头望见母亲背过头去,擦了擦泪水。“母亲,我走了!”母亲回过头,招招手“你走吧,跟你父亲一个样!”母亲知道,阿朗倔,可第一个去了就没再回来。“一定要回来!”母亲最后喊了喊。

阿朗的背影在黎明的阳光中闪耀,那颗种子不再孤单,开出了一朵朵小花。

孤单,往往不会孤身一人。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4d5769b30793.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