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花儿谢了

  • 浏览:3535
  • 作者:张晶晶

记忆中的你似乎总是皱着眉,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但是,脑海深处你偶尔也会展露笑颜,摸着我的头问我:“这花儿开的好不好看啊?”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八九岁时,听着一众长辈的谈笑,我似乎懵懵懂懂的知道了一个事实:你不喜欢我,仅仅因为我是女孩。当时的我还不懂“重男轻女”这样高深的词汇,只是心里想着,这个姑爷长得那么凶,我也不喜欢他。

因为要上学的关系,我们即将搬离那个小镇,因为对姑奶的依恋,我总是喜欢往你们家里跑。姑奶拉着我的手,总是笑得一脸慈祥的问你:“你这刚刚才念叨着,这会儿,她就跑来了!”你也总是很不耐烦的说着:“一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可念叨着的。”就像这样,在接下来一年,从你“这孩子不喜欢吃胡萝卜”的话语和红包中比其他同辈孩子多出的一张红色钞票中,我似乎明白了,你也不是很不喜欢我。从此,我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你院子的东南角种着一棵桃树,一到三四月份,桃花开的好看极了。但我却欣赏不来,一心只想着让花赶紧落,我好吃上桃子,于是便总趁你不注意,艰难的从较低的树枝上猛扯下一把花。你心中无奈,以为我只是喜欢桃花,在之后每一天我来时,你的手里总是捧着一大捧粉白色的桃花,你的脸庞在桃花的映衬下柔和极了!结果可想而知:那年桃树上只有几个孤零零的青色小桃子随风飘摇……

搬家的前一天,在你家的小院子里,我恋恋不舍看着那颗桃树,问你能不能给我一些种子,我如果种出桃子来,一定第一个给你吃。你哭笑不得,只是深深地看着我,什么都没说,我失望极了。但是临行前,你却往我手中塞了好几个用撕下来的日历做成的小纸包,有些小心翼翼的问我:“桃树没有种子,这些是花的种子,它开的可好看了,你要吗?”我点点头。最后留在记忆深处的只剩下我们之间愈来愈远的距离……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三年前的那个春天,我请了假,急匆匆的跑回去为姑奶庆祝生日。进入那个熟悉的小庭院,我有些怔住了,记忆中庭院里众多的花不见了,只剩下菜园子东南角处孤零零的一棵桃树。屋里热闹极了,你却一个人走了出去,我紧跟其后,问你那些花的去处,你说:“人老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何况花呢?”恍惚间,你本来高大威严的形象似乎也变得有些凄凉,我赶紧抱着你的胳膊撒娇,你笑着摸着我的头,指着那棵桃树问我:“这花开的好看吗?”我连忙应答,并和你约定好两个月后回来为你庆生,然后吃上你亲手种的桃子。你激动得像个孩子,但我并不明白你为什么如此高兴。那时花开正好……

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最终,我如约而至,你却失约了……我再次见你,你却已由鲜活的肉体变为没有温度的照片,耳边还不时响起亲人们隐隐约约的啜泣声……我有些不敢置信,直到看到妈妈右臂上戴着的“孝”字,我才终于缓过神来。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在极度悲伤的时候,是不会哭出声的。眼中的那滴泪始终不肯掉落。

在泪光中,我朦朦胧胧看着那颗桃树:偌大的桃树只剩枝头几朵残花还坚守着,然而,仅仅只是一阵微风,花瓣纷纷飘落,花谢了……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4abc6625bf1c.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