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之窘作文

  • 浏览:2686
  • 作者:佚名

【篇一:好人之窘】

李心怡

“呦,那边那个老头,在小黄车那儿干什么呢?”我凭借敏锐的目光盯住了远处那个老头,小心翼翼地躲进花丛里,开始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最近一大批小黄车空降北京城,而一系列自私阴暗的行为也接踵而至。私自上锁,太不文明了!把车停到自己家里,太不文明了!偷换二维码,实在是太不文明了!正义感充斥心头,我立志要治理我能看到的不文明现象!

拿出手机,偷偷露出摄像头,对准老头,开始拍摄。只见老头在小黄车旁边左晃晃,右晃晃,前瞧瞧,后看看,“嘿嘿,他是想偷车,不知从何下手吧。”我心里想着。老头慢慢在车锁旁蹲下来,从兜里摸出什么东西来,对着车锁快节奏地冲撞。“撬锁!看我不抓你个现行,等会儿把视频传到网上……”就在我暗自得意之时,老头忽然停止了动作,收起东西,转身走了。留下我一个人一脸蒙圈。

不一会儿,老头果然又回来了。我继续录制我的视频。这次老头掏出的东西我看清了,是块抹布,对着车身使劲摩擦着。“啊……换战术了啊!他肯定在擦原来的二维码呢,好贴他自己的啊!撬锁不成,改换码了啊。现在的老头可真是厉害了,还啥都会……”我沉浸在自己“料事如神”的自许中,继续暗暗得意,一边收起手机,一个健步越到老头身后。

“干什么呢你!”我大叫一声。老头被我这个突如其来的正义少年吓得往后一退,然后就轮到我傻眼了。面前的小黄车上,是一个锃亮锃亮的锁,还有身车上一个正被揭起一半的广告贴画。“这有的年轻人吧,习惯不好,把口香糖往车锁里塞……还有往车上贴小贴画的,我觉得不太好。”老头尴尬地笑着说,“我,我以前是单位看车的,反正现在也退休了没事干,看见自行车,我就擦擦……我没干啥啊。姑娘啊,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坏人了啊?”

我窘得无地自容,忙说了两句“没……没……”,便低着头跑走了,心想,自己想做一回好人,结果却让好人尴尬,真是“太窘”了。

【篇二:古书之窘】

苏琪超

我是一本近乎绝版的古书。自第一位主人将我从带着点点墨香的书坊中带走,我已经在这个巨大的黄花梨书柜上静静地躺了近一百五十年了。起初主人在世的时候,经常将我置于几上,在和煦的阳光下,静静地阅读。后来,主人老去,离世,我也很久没有被翻开过,整日只得看那灰尘在空中浮动。

一日,我从睡梦中惊醒,旋即被装入一个纸箱中,我正担忧自己的命运,箱子突然被打开,凉爽的秋风与渺远的阳光打在我的身上,我四处张望,老化的眼睛依稀辨认得出远处“古书交易会”几个近体汉字。我长叹一口气:“唉!终究是要被卖掉了。”耳边立刻传来其他古书的回应:“能卖掉才是福分呢!你现在的主人对你好吗?家中有人赏识你吗?这个年代,看白话书的人都越来越少了,更何况看古书的呢?”我们几本书听闻这番话都不禁哀叹,有几本书可能被触动了心痛之处,不禁开始抽泣。这真是古书之窘。

有人向我们所在的摊位走来。两个走路也看手机的年轻人瞟了一眼就走了。一位老先生,穿着长衫,戴着一副玳瑁色的老花镜,仔细地挑选古书。一见到我,他便眼睛发亮,连忙摘下老花镜,把我放到眼前,仔细端详,他急促的心跳顺着指尖传到了我的身上,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内心的激动。他问了下价格,便愉快地掏出两张红票子,买下了我和另一本古书。在走出书场之后,他的激动之情依旧难以按捺,他不停地摩挲我的封面。我和另一本古书相视而哭——我们终于遇上爱书的人了!

刚一到家,“爱书的人”便把我们放入红木的书柜之中,淡淡的木香让我回忆起了和第一位主人共度的美好时光。我凝视着擦得锃亮的玻璃,梦想着和他度过的时光将会多么美好,一种熨帖的味道在书柜中弥漫。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周过去了,柜门始终没有被打开。他时常经过这书柜,却也只是透过柜门打量几眼封面。我困惑不已,双眼因彻夜的等待而干涩,可一个声音幽幽传来:“不用等了,这是个只收藏古书的人,我已经等了快两年了,可他从来没有读过书。”

我不由悲伤起来,既为自己的遭遇悲伤,也为古书们的窘况悲伤。

这一夜,柜中的每一本古书都和我一样的表情。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385108727fad.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