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

  • 浏览:2506
  • 作者:王志勇

城市和乡村,是我们栖息的空间;城市生活和乡村生活,是我们平凡的生活。每当我们闭上眼睛,从平凡的生活中回望时,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触和期望。

睁开惺忪的睡眼,耳边萦绕着故乡轻轻的呼唤;翻开尘封的日记,满眼凝望的是故乡熟悉的风景;走进亲切的故乡,一颗心洋溢着最深的挚爱,满腔热血因你而沸腾。

乡魂

当记忆中的湿润又一次沾染了故乡离别的哀曲,当朦胧的月色又一次浮动于频频游子游离的神色。故乡的山是那么的生机勃勃,绿意盎然,总能使人有激情。故乡的水是那么的清澈透底,源远流长,总能让人产生对远处的追求。

城市里没有正真的天黑,有也是破碎的。乡村的黑夜有狗吠,也有灯光,那是真正的天黑,不透明,厚重柔软,有天鹅绒般的质地。然而,曾经的曾经,我也曾仔细观察过天黑的过程。有时候,天黑的很慢,优雅闲静,层次分明,就像走T台的模特,不停的换装。先披一件浅灰黑色的纱衣,然后是灰黑色,最后是深黑色,上面缀满闪烁的钻石。有时候,天黑得生猛,像一个沉沉的黑色渔网,哐的一声铺天盖地地下来,天就黑了。有时候,天黑的那么温柔,就如小猫的脚步一般,一点一点地移到你的身边来了。可如今身在城市的我有怎能领略到这一独特的风景呢?

故乡,您还是曾经不变的模样吗?

乡人

在城市摸爬滚打的我们,远离了乡村的宁静,千万不要忘记那殷切盼儿回家的眼睛。父亲的背影总是那么高大,几十年的风吹雨打,磨去的是他的容颜,但那股韧性是永远也磨不掉的,那是如山的父爱。以前在父亲的庇护下,我茁壮成长。每次总是向你索求一切却不曾说谢谢,总是在你面前撒娇却不曾知您的劳累。生活像一把无情的刀,改变了我们模样。我逐渐长大了,而您却老了。提到农民,太熟悉了。闭眼之瞬,一个农民的轮廓就在脑海中浮现——头发零乱,皮肤黝黑,用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握起锄头,时间幻化成黄土在瞳孔中旋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的父亲正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想起他那背影总有一种莫名的悲伤在心头。

那渐行渐远的容颜,那霜花点点的头发,那不经意爬上眼角的皱纹,这是一个母亲爱的诠释。母亲最自豪的是我们,最操心的也正是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是由母亲手把手教的,我们也曾因不遵循母亲的教诲而感到高兴,换来的却是母亲无尽的叹息与无奈。

故乡的父母,你们现在还好吗?

乡情

故乡那摇曳的花草,让我心境平和;故乡那执拗的蝼蚁,让我懂得坚持与执着;故乡那再生的蚯蚓,让我看到生命竟能如此顽强;那起舞的蜂蝶,让我重拾自信搏击风雨。

岁月逶迤而来,蜿蜒远去,迷人的季节总是如期而至。我无法从故乡春天里采摘一朵鲜花,无法站在故乡的山坡上欣赏霞光。打开门向远处的故乡眺望,搜寻百年前鲜花的芬芳记忆,感受故乡带来的喜悦。

欣赏故乡那迷人的风景,没有人拒绝,没有人推让,因为我们在故乡的土地上曾拥有无悔的青春,那不灭的希望。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36cbef37c95d.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