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路口为题的作文

  • 浏览:4368
  • 作者:学霸

【篇一:路口】

人生是一条永不回头的路,历史永远告诉着我们,路口不同的选择,决定着不同的人生。

项羽,以自己的铮铮铁骨在反暴秦的战场上独占鳌头,最终拿下百年秦关。可面对滔滔激流,他终停止了脚步。乌江亭长劝他急速渡江,重振旗鼓,也许还会有出头之日,但他摇头了。是他与生俱来的傲气不想让他这么苟且地活着,无颜再见江东父老。他愤然回头,杀敌破百,然后自刎身亡。面对着生死路口,他选择了痛快的死,续下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壮丽诗篇。

隋朝,这个一统天下的短命王朝里,有多少豪杰想要把它覆灭,却也只是留下过匆匆一笔。当杨素因隋炀帝而郁郁而终时,他的儿子杨玄感愤然带领农民军起义,这时李密为他献出三条计策,一是趁隋炀帝进攻高丽之时带领农民军抄去隋帝的后路,来断粮取胜,这是上策;二是直指老巢,把官吏们都抓起来以使隋帝动摇,这是中策;三是直接进攻洛阳,当然兵力不足,这也是下策。这原本是一个好的前兆,可急于求成的他却在这个命运的路口上选择了下策,于是,弹指间便死于乱刀之下。这一切源于他对路口的选择不切实际,好高骛远,由此可见,在选择时权衡利弊,慎重作选是很关键的。

面对人生的路口,历史永远是最好的佐证。成大事的人永远懂得怎样把握方向,使自己流芳千古;而庸人只会心浮气躁的作选,留下的也只是轻烟罢了。不同的路口决定着不同的人生,在纷繁复杂的路口,要把握住自己,明智而谨慎地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这样你才会走向成功。

【篇二:路口】

我望向路口的指示牌,一条指向荆棘丛生的未来,一条指向槟纷繁锦的现在。——题记

我曾徘徊在路口。

我站在十字路口的交汇处,四处奔涌而来的汽车在此处戛然而止,继而汽鸣声此起彼伏。一声声咒骂、埋怨如初涨却又无可抵挡的潮水,一波又一波,从四面八方袭来。焦虑与无措爬满了我的脸庞,占据了我的双眼,可我却一动不动。

我在这样的噩梦中醒来,可我却在梦中。

处在这样青黄不接的年龄,愧疚于父母却又难以言表,想要放任自由却又心有余悸。我站在这个路口,抉择我的未来。

面对中考,面对未来,我想我是迷茫的,但同时我又是坚定的。迷茫是因为自己对未来的无力掌控,坚定是因为那一双双充满期盼又极力掩盖,那欲盖弥彰的眼神。

我是渴望自由的,但同时我又不忍自由。于是,我徘徊在路口。

中考倒计时的数字在我眼前一天天缩减,逝去。那红色也一天比一天刺眼。但更迫在眉睫的,是体育中考。

石渣在太阳的烘烤下变得炙热,汗水在地上发出“呲呲”的声音,升起丝丝的轻烟。我奔在跑道上,昂着头,迎接那逆风。发束在身后飞舞,蹬起落下的脚步扬起沙石。黑影在转过弯道后移到了前面。喉咙里,鼻腔里流淌着腥辣而又干涩的液体。我仿佛在耗尽我最后的精力,步伐渐小,可脑中的思考不断且飞快:奋斗,还是放纵?父母下班后疲惫的脸庞,陪我做作业的欣慰,以及临近考试时的期待一幕幕交替上演。心中有两个城堡,那个名为“放纵”的城堡被名为“奋斗”的城堡一点一点打压下去。可是,转眼,那无尽的作业,无止的课程又浮上心来。于是那座城堡又逐渐变大,将“奋斗”城堡压下。

可那两幅画面随呼吸的起伏交替。呼吸越来越剧烈,画面交替的越来越快。哨声在催促着,脚步在飞踏着。终于我来到了终点。

即使那条路荆棘丛生,我会用我的鲜血浇灌它们,让它们开出娇艳欲滴的铿锵玫瑰。我选择了这条路,我便会义无反顾的走到底。

现在,我走在路上。

【篇三:路口作文】

黑墨如瀑布般流泻,只有前面的红绿灯还亮着。

耀眼的红光闪烁着,一下一秒,还有64秒,64秒,64天,64天,64秒,中考离我们只有64天,不知,在计时牌停下时,是永恒的暂停,还是跳转到绿灯……

成堆的作业如同这黑幕般的天空笼着大地而罩着我。使我喘息不得,就连那如丝缕般轻的月银丝,也无法穿透书本泻进来。初三繁重的学业让我不得不埋下头来,俯下身来,操起笔来,面对这没有灵魂的作业,我得让它生机勃勃,让画勾的红线织满它的全身。

面对还有64天的中考,我明白,这是一个重要的人生路口,在红绿灯暂停前,我必须有十足的把握,让它变为绿色。

攻下这一道难题,我松了口气,抬头,望望找不到尽头的天,月亮在它的陪衬下显得越发的明亮,却不料,几缕冷炽光泄进我的眼,是书房的灯。我惊讶了,连忙拿起手表,已经11点半了,怎么还会有人?我蹑手蹑脚的趴在了书房的门框上,听着匀速而沉重的呼吸,夹杂着哗哗的翻页声,我愣了,是爸爸吗?我再次将头探得更深些。却不想,先入眼帘的是那一络络白色,是老爸,我再次肯定了心中的答案,不过,这么晚了,他在干什么?刚准备抬头,却和爸爸那深邃的眼神,打了个正着,我连忙收回那慌乱的眼神。老爸先开了口:“做完了?”“嗯。”“那就去睡吧,要中考了,别太累了。”“哦”从小就怕老爸的我,不敢多问,马上,飞快地跑回房间,再打开门时,寂静已走进了屋子,黑暗也吞噬了房间,只有微微的月光斜打印在地板上。

我忽然明白,爸爸在等我,在人生的第一个重要的路口前,爸爸在陪我等我,就像小时候,爸爸总是用他那厚实的大手牵着我稚嫩的小手,等红绿灯那样,他一直在陪我。

五月的麦地,金黄而灿烂,我坚信,只有我艰辛的努力,执著的目标,坚定的毅力,我一定是那低下头的小麦。

我一定有十足的把握,让计时牌跳转到绿灯,让它闪烁在我的眼前。

人生的路口,我一定把握青春,精打细算,红、黄、绿,是构织我路口的三种原料。

【篇四:路口】

人生就是由无数路口组成的。

站在日与夜的路口,我留连着转瞬即逝的美丽;站在相聚与别离的路口,我怅叹着“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孤寂;站在初中与小学的路口,我悲伤着追悔莫及的惋惜。

七年级,小杨是我最好的朋友,可再好的友谊也有变质的一天。

我结识了新朋友--小念。她的莞尔一笑和温柔低语让我贪恋,不由自主地贪恋她的温暖。即使我可能走不进她的内心,但我想好好守住它,守住这来之不易的友谊。在那宿命的路口,我选择了向左,和小念一起,留小杨一人踽踽独行。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八年级,小杨,离家出走。

当我意识到这件不可思议的消息时,距她失踪已过去了二十四小时,整整二十四小时,我呆若木鸡地坐在椅子上,电光火石间,想起了不久以前的事。

中午,我拉着小念从厕所回来,在那个路口,我碰到了小杨。

“可以陪我去买东西吗?”她小心翼翼地望向我,眼中满是企求,声音细若蚊子扑打翅膀的声音,一副唯唯诺诺,畏畏缩缩的模样。也许我已变成了铁石心肠,声线变得比冰还要寒冷,毫不犹豫,不假思索地拒绝了她。

她眼中的希冀一下子笼上了朦胧的薄雾,就像是闪烁的火星一下子被水扑灭。她转过身,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走向另一个路口,若有所思。

她会明白的,她一定能明白我的,我在心中不断地安慰自已,面不改色地走向另一条岔路……

“恨我吗?恨我的无情无义?恨你的自作多情?这不怪你,是我的自私,是我的自以为是…。”我站在她的座位旁,还未说完已泣不成声。

小杨转学了。

她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在进初中后我唯一的知已,可我这所谓的“好朋友”却逼得她走投无路,决绝地转学。我不知道她离家出走时是多么的痛苦与悲伤,她是否会在冷冰冰的路灯下瑟瑟发抖,但是,这个口口声声在全班面前声称她是自已最好朋友的人,这个曾经与她亲密无间的人,这个曾经在军训时睡同一床铺的人却是她离开学校的罪魁祸首!

在那个路口,她向左,我向右,在同一条直线上,相距越来越远。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我在河边的路口,碰见了她,碰见了她的微笑。她现在是快乐的,真好。

转身,擦肩而过,相聚,又分离在时间的路口。

【篇五:路口】

路灯婆娑,我快步迈向前方那个黑暗的路口,仿若竭力迈向路口边佝偻着背的白鬓老人,迈向她无微不至的守候、与关怀。

——题记

校车在空寥的马路上行驰,然也,停于市中医院前,匆匆下车后,疾步走向黑暗的巷口,朦朦然,瘦削的老人毫无倚仗地伛偻在路口,冷风阵阵袭向她的胸口,使那暗棕色的旧棉衫总显单薄。我忙扶着她的手,感受到岁月已无情地在她手上留下老茧,却也来不及叹到:可怜白发生!人老病发,奶奶的双腿也日益不可言说,我搀扶她,在黝黑的路口,一双疲软的双腿慢慢踱步、渐行渐远。强聒不舍诉说爷爷的过错,及我在校的哀乐,呢喃细语尤似个孩童。

晚风袭人,悸动人心,我开始浮想联翩,儿时的画面交织汇集,最终定格于这个黝黑的路口。

依偎在奶奶的怀中,我仿若已甜蜜地入睡,奶奶微曲的背脊上伏着沉重的背包,双手环着我,嘴里时而哼着自编的歌谣。

时光变迁,我们间的身高差渐渐缩小,她不再有能力将我抱于怀前,时而说话吱唔不清。至于她的双腿,也是力不从心。我让她别再来路口等候,可是拗不过她固执的性子,她不愿我独自走过这黝黑的路口,便一直守候如许多年。

我背着包快速走在前,蓦然回头,她停下,双手撑在双膝上,停歇片刻,再继续向前走,我清楚她迈出的每一步都会带来髋骨的痛楚……

终于,我怒不可遏,让她在家里休息,不要出门。可当我走到路口,依旧能准确地感觉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在后悄悄尾随。于是,故意放慢脚步,眼角,也不禁划下两行泪。欲语泪先流。

我搀着她,仿若搀着一个无助的孩子,余光中满是幸福。

走在这个岁月的路口,我从稚嫩走向成熟,她从花甲走向白头,不变的是,爱会继续在这个路口延伸,向无止尽的前方……

【篇六:路口】

人生中要通过许多路口,但总有一个是那么与众不同……

小时候的我第一次到宜昌时,也是百般地欢天喜地。井然的秩序,沁人心脾的空气,仿佛是通往皇宫的林荫大道……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着迷,让我眼花缭乱。

转过路口,我仍沉浸在刚才的情景之中。

突然,一阵鸣笛声似天上的陨石毫无征兆地向这个和谐的路口转角袭来。听到声音后,我猛然回头,一辆黑色如闪电的小轿车与我擦身而过。我下意识地想往后退,但我惊讶地发现,小轿车庞大的轮胎把我的右脚埋没了,我挣扎着向后退,可那轿车的重量实在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怎么办?那一刻我万念俱灰,脑海中浮现出一种种可能性:会不会要失去右腿了?会不会就此瘫痪了?

在透骨的惊惧之后,所沉淀下来的是最原始的呆滞。后来想来,比较令我欣慰的是那位司机摇下车窗,朝我问了一声:“有事吗?”我呆呆地摇了摇头。只见那司机的表情有了从南至北的转变:本来他脸上的惊恐一览无余,还带有点绝望了成分,看到我的表示后,他立马像听到了什么救世仙乐一般,整张脸都拉长了许多,那是比“海上升明月,天涯截此时”的幸福快乐还要胜更多。他赶紧把头缩进车里,当发动机轰鸣的电气之音响起时,便只留下一串令人回味无穷的轰轰声了,车身早已转移到千里之外了。我真切感受到了人间冷暖。

我孤独地站在原地,觉得刚刚分分秒秒间所发生的事情都像是不真实的不可思议的梦。

落后我几步的亲戚们也换掉了惊恐,纷纷上前来指责我说:“你为什么要说你没事?万一留下后遗症可又要找谁去呢?你总得要些赔偿吧。”

后来时间告诉我,我并没有落下病,这件事也算是不了了之了。

可是,那个路口总叫我无法忘怀。究竟是我错了吗?还是人的思想错了呢?抑或是从亚当夏娃开始,便都是错的。

【篇七:路口】

悲欢交替,光影变换,一部又一部折子戏的轮番上演,构成了我家门前路口最美的风景。

这路口,回荡着的是母亲一声声深情的呼唤,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焦急;这路口,响起的是父亲深沉的步伐,是十几年风雨同舟、相濡以沫的坚定陪伴;这路口,演尽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剧本在变,角色也在变。我,作为一个观众,每天欣赏着不同的风景,不曾想,其实,我也是别人眼中的风景,我也是这戏里的主角。

现在,是我在戏里,是我在用生命演绎自己的人生。

第一折戏,明媚清晨。场景,家门前的路口。抬腕看了眼时间,身旁同学凑过来,叹了口气。她急得连声音都在颤抖:车怎么还不来呀,要来不及了。她一会儿跺跺脚,一会儿冲到路边探头探脑。眼里一霎那闪烁的光芒被空旷的路面消灭殆尽,。我看她双眼红红的,泫然欲泣。我走上前握住她的手,指了指路面,轻轻地说,看,不是来了么!她破涕为笑,“笑从双脸生”。我也跟着笑了,她笑靥如花的模样,搭配着我有些僵硬的握住她的手的姿势,成为这一折戏最后定格的画面。

清晨的路口,被我演绎出了幸福!

第二折戏,朦胧夜晚。场景,家门前的路口。随着人流下了车。细雨把整座城市点缀成了一幅水墨画。朦胧之间,依稀见到一个身影。是母亲。母亲独立在雨夜中,伞下她长裙飘扬,发丝在雨丝中穿梭,仿佛灵动的舞者。我看得有些痴迷,竟忘了身在雨中。“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喜,化为跃动的鼓点,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击着我的心房,暖流蔓延到全身每一个细胞。

夜晚的路口,被我演绎出了温暖。

还有许多折戏,等着我去演绎。我在人生的路口,用生命演绎生命!

【篇八:路口】

在我的世界里,“父爱”这个词一直都仅仅存在于我美好的想象之中,一直持续到我看见那个黄昏中的路口,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因为那该死的的车坏了,我不得不跟着那小老头(父亲)借两辆自行车骑回家。在那个农户扎堆的郊区里,他彬彬有礼地找人家借了一辆车,付了租金,让后就全然不顾地骑到路边等着我自给自足。我没办法,只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地敲开农户的门,用带上扩音器也吵不醒蚂蚁的声音诉说。最后因为没钱付押金,还把刚上手的MP5也压了下来。

在路上,无论我速度如何,那小老头总是和我并排前行。加速也好,减速也罢,他总是在几秒钟之后就重新回到我的视线中,而且还总是在马路的外面一侧,仿佛胆小怕死地让我挡着可能突如其来的车祸。

我偏偏不愿意和这老头一排走。临近十字路口,我像是打了兴奋剂似的猛踏脚踏板,企图追上绿灯,借此来甩开那串“钥匙链”。车子飞快的接近了灯,就快要亲上她的时候,她却“害羞”了。而我却停不下飞驰的车轮。娇小玲珑的身躯在宽阔的大马路上一览无遗。我仿佛就是丛林里被猎人发现的小兔子,在马路上成了汽车的“活靶子”。侧面驶过一辆摩托车,把我当做出气的沙袋,狠狠地撞了回去。尽管车子被蹂躏的苦不堪言,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也被他撞回了人行道上,没被来往的汽车碾压,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只是膝盖蹭破了皮,还源源不断地涓涓细流着。没过多久,那小老头也骑车过来了,我将载着满满委屈的眼睛转过来,用从未有过的眼神将败者的企求投向他,渴望他能在这时伸出手。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毫无反应,反倒像是看见了乞丐似的,满脸鄙夷地望着我,说:“自己站起来。”说罢,仿佛在地上的是一个陌生人似的,毫不留情地就走了。

我半躺在地上,吃力地支起上半身,然后一瘸一拐地朝家的方向走去,只有斜斜的夕阳伴在我左右,将我的影子拉成了一条无尽延长的射线。

蓦然间,我不经意地一撇,却看见在身后的那个路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个老头,是我的父亲。我愣住了,他居然一直跟在我身后。那一刻,父爱的种子在那个路口悄然发芽,慢慢地生长着。

那个路口,留下永恒的父亲的爱。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2747a54b2cc4.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