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 浏览:3158
  • 作者:张荣

大清早迷糊间,听到外面似乎下雨了。早上起来,果然是下雨了,地面湿湿润润。这雨应该下得不是很大,草坪还没湿透。

余光中在梦里听雨,听的是乡愁,倒让我想起家乡。

我的家乡也是雨多,春天时下起来绵绵一片,一连几天不绝,夏天就来势汹汹,引得河水暴涨,有时还有内涝之患,到了秋天和冬天,那风雨的寒,仿佛顺着水气要钻到骨头里。

初来东莞时,不太适应这里不分明的四季,似乎常年夏天,而雨大多是急匆匆来,又急匆匆去,秋冬的雨也是一掠而过。

如今在翰林已多年,也逐渐适应这里的气候,觉得也不错,因为女生爱美,不用穿得臃肿,常年穿裙子也是不错的。

前几天,家中友人问我什么时候回,说请我吃家乡菜,一下子就勾起了我心里的馋虫。其实这里并不是吃不到家乡味,而是吃的记忆。

一个人的口味习惯,早被家乡味养成,走到哪里都改不了。记忆里做饭的人,一起吃饭的人,却不能跟随。我经常怀念亲人团坐的温馨,三五好友对坐的畅谈,这些都存在脑海里。待那些熟悉的香和辣冲进鼻子里,胸腔里,记忆的闸门瞬间就被打开,仿佛时光倒流,我们又团团而坐。

那几年夏天,每个暑假,琼都会来我家玩,住几天再回去,我俩都不会做饭,所以我俩的午餐,经常是一碗豆豉,加上鸡蛋炒剩饭,但是我俩端着碗,对着电视剧,吃得津津有味。后来,其他的事和细节都已渐渐模糊和淡忘,只剩下这个场景,还有那碗豆豉的味道存了下来。

家乡菜口味偏咸偏重偏辣。初到广东时,简直是食不下咽,这边菜口味清淡,讲求原味,但是我不适应,分外地想吃辣椒。但是为了不饿肚子,还是要吃。

慢慢的,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觉得这里的食物也很美味了,青菜的甜,海鲜的鲜,老火汤的醇,也能令我吃得开怀。每次餐间,看到孩子们吃得满足,同事们的笑语晏晏,这食物的味道,也存在我记忆里了。

每年的夏天,都是毕业季,看着一批批孩子离去,既伤感又欣慰,他们总要长大,高飞离开,这里是他们记忆中的家乡,以后总会回想和怀念。

余光中说,贾岛的七绝诗里,如果十霜已足成故乡,则我的二十霜,多情又何逊唐朝一孤僧?

我比不了余老在宝岛的二十霜,但在翰林也有了十霜,是不是也像贾岛一般,他乡也变故乡?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1b092073e5c6.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