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居纸鸢

  • 浏览:2314
  • 作者:金科汝

目光所至一片黑暗,但身处清甜的环境。空气中还弥漫着草籽发芽的木气,虽细闻却无,但那一瞬的生气就足以回味一生了。

“这么久了,你还能飞吗?”他将我从床底小心翼翼地抽出来,抱怨的语气,却难掩兴奋。“你可是曾经助我取得三连胜的顶级纸鸢,难得早早学,争气点哦。”

主人!主人!突然的变化使我僵硬了一下,但激动的心情早已胜过了一切。他拽着我冲出村子,一股轻快的声音越来越响了,我分不清那是什么,是主人玩伴“呯呯”踏地的脚步?是堤岸旁潺潺的水流?是自己从未存在的心跳?又或者,这些都有?我身为纸鸢的神智无法思考这些,但有一点很明确——我离芬芳的春天越发近了。

二月的风很大。我的身体变得很轻,比棉花轻,比稻草轻,系着尾后的细线控制不住地抽长,使了好大的劲儿才让线不至于绷断。一只黄莺飞过,长长的羽毛打到身上,痒痒的。我忍不住用长长的“尾巴”弹了它一下:“你好!”黄莺头也不回,只是瞅瞅叫了几声,飞到云里去了。

这并不能破坏我的心情,我在空中转了一圈,突然对今年春天的情景产生了好奇。纸鸢没有眼睛。但感觉比眼睛厉害得多。我不动了,任由风把我的身体呼高呵低。我的神智向下飘向下飘——

河道旁,棕艳的土壤被流动的水拍成了坚石,几株杨柳斗是依着,却是挺秀精神,纤长的柳枝飘摇在空中,新长出的翠叶在阳光下亮色生辉,其中几条拂着水面,鲜亮的鱼儿灵敏地从柳阴下钻过,柳树也用枝条拂摸它,草木上滴落下颗颗水珠,嘀嗒一声,水气转眼不见了,有的还没来得及被土壤“喝”掉,一下子一弹,便化成万千水雾,浮在空中,从远处望去,如同掩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

一切的一切太美了,令我目不暇接,又转了一圈,瞄到一位中年男人坐在山坡阴影处,低吟:“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他是什么意思?我细细思考一番,终是放弃了,最后望了他一眼,又飞回躯体里……

本文链接:https://www.134ka.com/p/11259aebb689.html

猜你喜欢